糖团砸

一五零总司祭活动企划招募

1868——2018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冲田总司逝世一百五十周年纪念招募
1.人物出处不限
《薄樱鬼》
《幕末摇滚》
《fate/grand order》
《新撰组异闻录》等均可
2.作品形式内容不限
手书
同人文
同人图
cos
段子
手写等
只要你说出来你的想法,都可以考虑
3.不求绝对精品但求真心考量
4.会在固定的时间举办集体活动

群规在这er
1.拒水。
毕竟水的话就没什么特别大的意义了不是
2.群里拒撕。
撕去讨论组。有话好好说实在不行你找我,我听着然后帮你解决。
3.婉拒玻璃心
毕竟大家也都自己有自己的底线什么的,还是有事找我,绝对倾听并且加以劝导
4.有什么问题请虚心接受
总而言之一句话,觉得那点不舒服找我说,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尽量解决,但是搞事者飞机票

虽然现在还只有我一个人但是相信人多起来还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关照交换意见x
欢迎加入一五零总司祭,群聊号码:295880203

我们仍未知道新审神者和土方组是什么关系

对写过渡无力
咸鱼不想翻身
离重点还有好几年吧
ooc预警!
2.
本田莘持刀待战。她效仿着曾经学过的弓紧背部,握住刀柄的手心沁出了一层汗。
她心里很是没底…虽然她比在场的,包括本丸里面的刀剑都要大…但是修习剑术的时间却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况且刀剑们还大多都身经百战…
莘死死盯着本丸的大门。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动静,连门缝宽度都没变一下。
不是我刀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没人?莘直起身子。可别是等我开门再动手吧
她顺着几个还算隐蔽的位置悄声走到门口用短刀在门缝之间晃了晃。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怎么办…难道在这里干等着?她往后退了几步,希望门中能有什么线索,但是没有。算了豁出去了。她直接推开大门。
也没有人。
整个本丸里充斥着黑雾和浓烈血腥味,即使是上过战场的莘也忍不住皱起眉。她打量着四周确定没有埋伏后,倒退了出去。
在外面更安全些。今天这个本丸是一定要进去的,刚才里面没有动静可能是没发现我,但更可能是早有埋伏,每一个地方的危险程度都是一样的。
“大人?”狐之助不解她的沉默咬住她的衣角让她回神。
“进去吧,去手入室。”每个本丸的构造都差不多,狐之助也应该知道手入室在哪里。
手入室的面积应该不会太大,大型刀剑在里面施展不开,而且受伤的刀剑需要静养,他们动手也会有顾及。
再次进入本丸依旧是安静的诡异,连空气都仿佛凝滞住了。
莘顺着狐之助的指引找到手入室,在她推开门的前一秒身后突然传来破空之声。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我们仍未知道新审神者和土方组是什么关系

女主是私设北/海/道娘
ooc预警
文笔渣
1.
本田莘是因为和本田菊吵架才决定来当审神者的。
这次吵架的原因比较严重:政见不和。可不像是金枪鱼和三文鱼哪个和寿司更配或者是樱花到底去富士山赏还是北海道这样简单,所以莘决定她不回去了!
“明明北海道的樱花更好看”她愤愤想着顺便撸了几把狐之助的毛。
本来莘准备在普通本丸养养老,但是当她从时之政府负责人手中听到因为她的身份和能力决定让她接手黑暗本丸的时候——她怀疑本田菊在暗地里给他使了绊子。
不过秉持着大和女儿的温婉守礼含蓄,她即使在心里扯烂了好几朵小菊花面上还是一贯的和煦,欠身道了谢。
在前往本丸的路上,狐之助和莘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话,她也不觉得烦。她本就喜欢这样可爱的小家伙,何况她也是个活泼性子,不过碍于还在外面不好开口“要保持好自己的形象”
在看到那个被黑雾萦绕的建筑物时,本田莘差点退缩
“狐之助,我进去会不会有危险啊”她把狐之助往怀里搂了搂。
“请不用担心,大人,有危险是一定以及肯定的”狐之助好像意外的…挺兴奋。
“本田菊我看你是想玩死我,我诅咒你今晚吃饭没有盐”莘咬牙切齿的想着,其实他真的是错怪本田菊了,人家根本什么都没做
在狐之助的再三劝说下她才肯去敲门,所谓“敲门”也只是飞快的拍一下门然后退回去罢了。
她紧张的握紧了自己的短刀,她只有这一把短刀。
也许她会在开门的一瞬间毙命,可是,她怎么会怕死呢…